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次元的开拓者 > 第94章 他确实是个很特别的人呢

第94章 他确实是个很特别的人呢

诚的祈愿。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去找少爷吧。”完成了绘马墙的许愿,拉姆就像是完成了一个心愿一样,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招呼蕾姆一起去寻找夏夜。

“姐姐,你刚才不是还说不用去找他,说不定他自己就会找过来的么。”看着在自己身前明显不同于平常的淡定,显得有些雀跃的姐姐,蕾姆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说道。

“但是,蕾姆不是也说了要我自己去争取么,带着蕾姆的那一份一起。”笑眯眯的回过头来,拉姆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说道。这句话,让蕾姆再次红了脸颊。我的姐姐不可能这么腹黑啊。

在两姐妹一边说着话,一边相伴着离开的时候,伴随着淡淡的清风,绘马墙上新挂上了两件绘马轻轻的晃动着,显露出了上面属于少女们的愿望。

【希望可以成功拥有少爷的孩子,希望这个孩子是个女孩,希望是个和蕾姆一样可爱的女孩子。】

【希望能够永远永远永远,永远的和姐姐在一起。当然,如果少爷也在一起的话,就更好了。】

——

“啊哈,人还真是多啊。人类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呢,不管如何弱小,不管如何脆弱,最后却反而会变得越来越多。”终于冲人挤人的人群中跑了出来,真夜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身后密集的人群感慨道。

------------

第二十二章式神交心

“和主上走散了,必须快点找到他才行。”双眼带着一丝焦虑扫视着拥挤的人群,和真夜一起被人群挤出来的月夜却没有丝毫感慨的心思,专注的寻找着夏夜的身影。

但是来进行新年参拜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月夜拥有着极具出色的眼力都无法穿透人群,在人群中找到自己主人的身影,仿佛在他们分开的那一刻,就已经完全被拥挤的人群完全阻隔了一般。

“别找了,这里可是主人的老家,也算是他的大本营了,在这里是绝对不会出事的。”与月夜的焦虑完全不同,真夜的表情却显得非常的休闲。

在成为夏夜的式神,终于有机会接触到现代社会的各种便利工具之后,真夜就不再像以前那样警惕,对任何人都抱有戒心了。

随着长时间的停留在人类的社会之中,真夜也逐渐的融入到了这个社会。

而网络更是成为了真夜融入社会的一个关键点,如今,相比更早成为夏夜式神的月夜,说不定真夜融入的更加彻底,毕竟真夜都已经通过网络交到了新的朋友。

“就算如此,身为式神一直待在主上身边保护主上本身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怎么能因为这里安全就罔顾这种职责呢。”听到真夜明显一副完全放松的语气,月夜皱了皱眉脸色认真的看向她开口说道。

“一直待在身边?我说啊,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们的主人了吧?”听到月夜一本正经的话,真夜却轻轻的挑了挑眉,一边走向路边的一座小摊位一边若有所思的看着月夜问道。

“喜喜喜,喜欢!怎怎怎,怎么可能。”见到真夜居然自顾自的向一边走去,虽然想要找到失散的主人,但是认真的性格让月夜也不能就这样让真夜一个人待着。

所以月夜也跟着走了过去,只不过刚靠近真夜就听到了她说的话,这句说自己喜欢主人的话直接就让月夜陷入了脸红心跳的结巴状态。

“不会吧,你真的喜欢他啊?真是意外,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少女心。不过,我们对主人的这种情感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原本只是开玩笑一般的随口调侃而已,没想到就迎来了月夜如此激烈的反映,这让真夜有些诧异的瞪大了双眼。

不过,虽然很诧异月夜居然怀抱着这样的情感,但是真夜还是不得不好好规劝她一句,毕竟妖怪和人类的寿命是不同的啊。

“……唉,这种事情我也知道。而且主上本身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只要能够一直待在他身边就足够了。

看着她和小希小姐顺利的交往下去,看着她们结婚生子,之后等待着他们的孩子长大,慢慢的看着他们变老。直到他们永远的安眠,到那个时候,说不定我也差不多该消失了吧。”

面对真夜真心诚意的规劝,月夜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在几分钟的沉默之后,伴随着微微的叹息声,月夜第一次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了别人。

作为和自己处于同一立场的真夜,月夜其实很有亲近的感觉。虽然那两人的性格完全不同,但是并不妨碍月夜对真夜的认同。因为,她的实力和忠诚,月夜已经从真夜身上感受到了。

“你说的还真是悲壮呢,虽然本来打算劝你放下的我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但是你难道没有想过和主人更进一步吗?

如果你真的打算陪着主人一起消亡的话,为何不为自己打算一下,也许和主人经历一场别样的恋情会让你在未来的日子中拥有一段美好的回忆。”

听到月夜的真心话,真夜不由的楞了一下。没想到月夜居然抱着这样的想法,在主人离开之后,自己也选择消亡,而不是继续在这个世界停驻下去。

妖怪和人类是不同的,人类拥有着有限的生命,而妖怪只要拥有着信仰或畏惧的力量就可以永久的停留在这个世界上。

以月夜现在的状态,当夏夜百年之后,说不定月夜也会成为夏夜家代代相传的守护神,受到夏夜子女的尊敬吧。有着夏夜子女的这份尊敬,月夜也拥有了永远存在下去的先天条件。

但是,很明显,月夜并没有永远存在下去的打算。这让真夜不得不认真起来,如果真的打算最后选择消亡的话,之前刻意的和夏夜保持距离不就显得太过悲凉了么,这样的话还不如更亲近一些,至少也可以让自己的心好受点。

而且,如果有着和夏夜之间的情感和回忆作为支撑的话,月夜说不定也会改变自己此时的决定,毕竟到时候,夏夜的子女也会让月夜多出几分亲近和眷恋吧。

“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能够一直站在主上身边,一直陪着他,一直看着他。对于原本在遇到主上之前就快消散的我来说,这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福的微笑,月夜对着真夜笑着点了点头回答道。每个人对于幸福的定义不同,对于爱情的看法也不同。对于月夜来说,爱情并不是拥有,而是守护。

“唉呀,你这种样子还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点感动又有点讨厌,感情什么的真是麻烦。诺,一起喝一杯吧。”

有些麻烦的挠了挠头,真夜从一旁的小摊中要来了两杯热气腾腾的清酒,一杯递给月夜,一杯吹了吹缓缓的喝了一口,随着温暖的清酒入腹,真夜感觉浑身都暖乎起来了。

虽然作为妖怪不怕寒冷,但是依旧可以感受到明显的冷暖。冬天中的一杯温暖的清酒也是可以让真夜感受到这种温暖的舒适感的。

“呵呵,你和主上相处的时间还不长。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时间久了你也会喜欢上他的。到时候说不定你就会体会到我现在的感受了。能够跟着他,本身就是我的幸运,所以只要能够在他身边我就感觉幸福。”

接过真夜递过来的清酒,月夜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感谢,这才轻轻的抿了一口,一边感受着清酒的滋味,一边笑着说道。

------------

第二十三章那个时候

“他确实是个很特别的人呢。不过,喜欢上他?我觉得还是饶了我吧,看你现在这种傻瓜一样的样子,我可不敢喜欢他。而且,我是刀,是工具,是不需要这种感情的。”

再次抿了几口杯中的清酒,真夜缓缓的吐出一口热气,语气中带着一丝寂寥和沉重。

“呵呵,爱情可是像风一样说来就来,不是想要挡就挡得住的。就算你曾经是刀,但是在成为妖怪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具备了自身的情感。强自压抑是压制不了的。”

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说在妖怪的生涯中真夜的经验比月夜多的话,那么在情感方面,月夜已经走在真夜的前面了。

“喂,月夜。你刚才口口声声说着只想要一直待在他身边,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这应该是因为他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的缘故吧,所以你才会主动退出。但是,如果他又喜欢上别的人了呢?”

对于月夜的话,真夜是并不赞同的,所谓的爱情,真夜也并不相信,因为她是刀,是不会生出这种为了别人而折断自己锋芒的情感的。

不过,虽然自认为自身是不会具备这种情感的,但是真夜对于月夜所拥有的这种情感却很有兴趣。所以,在听到月夜对爱情的形容后,她忽然就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开口向月夜问道。

“又喜欢上别人?怎么会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主上对小希小姐的感情。”听到真夜的话,月夜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轻笑了一声摇了摇手中的酒杯,表示不会有这种可能性。

“这可不一定哦,主人对于小希的感情我也认可,毫无疑问的在他心中,小希绝对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但是,我相信,在主人的心中不管是你还是拉姆蕾姆也一定有着一席之地,也许并不是爱情,但是绝对不会只是一块狭窄的角落。”

并没有否定月夜的话,对于夏夜对待东条希的情感,几个月的相处真夜也深有体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夏夜就不会喜欢上别人,特别是这些本身已经在夏夜的心中留下自己印记的少女们。

“你到底想说什么。”轻轻的皱起眉头,月夜注视着面前的真夜,无法理解她话里的意思。

“我想说什么其实你心里已经有底了吧。那对姐妹可不会像你一样就这么在原地停留。鬼族是很有攻击性的种族,不管是物理上的攻击性,还是感情上的攻击性。

如果主人那坚固的防御被这对姐妹联手攻破的话,到那个时候你还能够一直待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们吗?还是也一起加入到这场以多对少的攻城战之中呢。”

嘴角微微一翘,真夜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虽然本身不觉得自己会拥有恋爱的感情,但是这并不妨碍真夜对恋爱的好奇,她可是有专门查过资料的。

在拥有网络的现代,在网络上查询过相关资料的真夜,自认为在理论方面,自己对恋爱的了解至少已经有普通的女高中生的水平了吧。

“喝完了就走吧,主上说不定已经在找我们了。”

一口气把杯中微微放凉的清酒全部倒入口中,也不知道是因为清酒的问题还是这个话题对月夜的冲击,此时的月夜脸上浮现着一丝平常难得一见的红晕,招呼了真夜一声,转身向着人群中走去。

“喂,你还没回答我们的问题呢。如果真有那种时候,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啊。”匆匆忙忙的把杯中的清酒喝完,随手把一次性杯子丢进垃圾桶,真夜一边快步的向着月夜追去,一边一脸好奇的询问道。

“这还用问么,如果真的有那种时候的话。”随着身影的逐渐远去,月夜的声音在新年的钟声中逐渐飘荡,最终消融与天地之间,除了真夜,没有人听清她最后的那句话。

——

“好像和大家都走散了呢。没想到来新年参拜的人比以前多了好多啊。”明神神社正殿的参拜祈愿处,小步小步的被夏夜牵着从人群中走出来排到供奉箱前的队伍后,东条希有些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身后的人群。

刚才,要不是一直被夏夜牵着手往前走,东条希说不定都不知道被挤到哪里去了。扭头四顾的寻找了一下,却怎么都无法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熟悉的脸孔,这让东条希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不知道绘里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的,刚才在被挤散之前我看到绚濑和音无在一起,有那个家伙在,绚濑是不可能吃亏的。”随着前面的队伍一点点往前挪动,夏夜一边安慰东条希道。

刚才在分开之前,夏夜确实有看到音无圆香和绚濑绘里两人一起被挤了出去。以音无圆香那种要强的性格加上做事认真有规则的绚濑绘里,这两人不管到了哪里都不可能吃亏。

“那我就放心了,不知道圆香和绘里会不会好好相处呢。”听到夏夜的话,东条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作为两人共同的好友,虽然音无圆香和绚濑绘里只是初识,不过以那两人都具备的认真性格,应该会相处的很好吧。

“好啦,小希。别想着别人的事情了,现在可是我们之间难得的独处时光啊,你不该好好看着我么。”牵紧东条希的左手,十指相扣紧紧的握了握,夏夜笑着说道。

“呵呵,是啊。真的是好久没有和小夜两个人一起了。最近经常都是和大家一起出门呢。”听到夏夜的话,东条希回忆了一下最近的行程,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最近因为拉姆蕾姆,月夜真夜的存在,夏夜和东条希之间倒是也不像以前那样一直黏在一起了,偶尔出门游玩也会把家里的几位少女带上。

而那几位少女倒是也完全没有做电灯泡的自觉,客气的叫她们一声,她们就全都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下来。害的夏夜原本和东条希的两人约会最后变成了大家的集体游玩。

现在,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神明在帮忙。夏夜终于有机会和东条希单独相处一段时间了。忽然之间还真有种久违了的感觉呢。

------------

第二十四章相伴到老

难得的单独相处时间,夏夜和东条希还真有不少说不完的话题呢。从学校说到家里,从家里说到世界各地,又从世界各地说到动漫等等等等。

虽然很多话题是两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夏夜和东条希依然聊得津津有味,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是为了聊天而聊天,完全是以聊天这种形式,在享受着相互之间独处的气氛。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话题又从动漫聊回到了家里的情况,而聊到家里的情况,当然也就不可避免的聊到了拉姆蕾姆和月夜真夜的事情。

“小夜,每天都和拉姆蕾姆她们同居在一起呢。有时候我还是很担心的,毕竟不管是拉姆蕾姆还是真夜月夜都这么漂亮。特别是蕾姆,都说勾住男人的心,就要先勾住他的胃。小夜大概已经被蕾姆勾住了吧。”

聊到夏夜家里的少女们,东条希也不由的露出了小女儿的姿态,脸上微微浮现出一丝醋意,有些酸溜溜的说道。虽然平时一直保持着温和的态度,但是偶尔,东条希还是会有点吃味的呢。

“呵呵,终于见到小希吃醋的样子了。有时候我也会想,明明我家里都住了这么多漂亮女孩子了,小希为什么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呢。偶尔也会有很挫败的感觉啊。原来,小希也是有吃醋的,只是没表现出来。”

看到东条希一副吃味的样子,夏夜的脸上却反而露出了笑容,笑着够了够她的鼻子说道,

“不要转移话题,我现在可是在刑讯逼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有没有对拉姆蕾姆她们动心过。”不满的拍掉夏夜的手,东条希故作凶狠的说道。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么。”听到东条希故作严肃的表情,夏夜不由的想到了这句话,还顺嘴说了出来。

“噗,什么和什么啊。小夜真是的,难得人家故意做出来的气势,一下子就没了。”听到夏夜的这句在这个世界还未出现过的话,东条希不由的噗笑了出来,之前故意装出来的严肃表情也维持不下去了。

看到东条希的笑脸,夏夜的在心中倒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家里这么多少女住在一起,而且各有特色,又都很漂亮,身为一个正常男人,没有动心过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不过动心归动心,却不能付诸实际,毕竟夏夜和东条希之间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有这段感情的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