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次元的开拓者 > 第81章 不过

第81章 不过

略显惊慌的表情明显让拉姆很满意,虽然主动的勾引夏夜依然让拉姆显得有些羞涩。但是在见到夏夜惊慌的表情之后,拉姆心中的羞涩反而平缓了不少。总觉得,现在是拉姆的优势呢。

“如果怕被看光的话,你就不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啊,快给我穿好衣服出去。”看到拉姆微红着脸,却带着与平时的淡漠完全不同的笑容,夏夜有些羞恼的压低声音小声的说道。

------------

第九十八章我们的意愿

“呵呵,怕被发现的可不是拉姆。如果少爷愿意的话,就算让所有人知道都没关系,只要是少爷的命令的话。拉姆什么都能为你做哦。”

微红着脸,看着夏夜羞恼的样子,拉姆的眼中却带着执着与认真,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是认真的。

“拉姆,你……等等,不要动。”听到拉姆的回答,看到拉姆坚定的眼神,夏夜不由的再次楞了一下。她从来没想到,拉姆居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而且还是在说这种话的时候。

不过随着拉姆左手往下伸的动作,夏夜也顾不上惊讶的愣神了,再次羞恼的低声制止道。

“果然,少爷对拉姆还是有感觉的吧。明明是这样,少爷却每次只看着小希小姐,都不看拉姆呢。”丝毫没有理会夏夜外强中干的威胁,拉姆并没有停下自己得寸进尺的动作。

“拉姆,你是爷爷派来的吧。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是监视我不让我离开你们的视线么?还是说,你现在的行为就是为了执行他的命令。”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下心底的悸动。夏夜让自己的羞恼情绪完全消失,脸上露出了冷淡的神色,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拉姆问道。

“……原来少爷都是知道的么。”手上的动作忽然一顿,拉姆的脸色也开始显露出一丝不自然。

“拉姆。如果是为了所谓的命令的话,我觉得这不值得你付出自己的身体。如果所谓的夏家真的想要依靠这种手段来让我回去,让我去进行什么联姻的话。我反而会鄙视他们,讨厌他们。甚至,亲手毁了那里。如果失去了夏家这样的地位能够让那些亲人清醒的话。我不介意试着做一下。”

看到拉姆脸上不自然的表情,夏夜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双眼紧紧的注视着她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其实在半年前见到拉姆蕾姆的第一时间夏夜就知道她们绝对是被故意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只不过夏夜没想过她们居然会做出这样的行动,夏夜一直以为只是单纯的监视而已。

说实话,夏夜是一个非常念旧的人,就像他的爱情观一样,他相信日久生情,却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

半年时间的相处,已经足够夏夜和拉姆蕾姆之间培养出一定的感情了。不过不是爱情而是类似于亲情又类似友情却又不是亲情也不是友情的特殊感情。

反正,夏夜对于拉姆蕾姆两姐妹很有好感,也希望她们之间的关系能够一直像现在这样持续下去。如果不是拉姆今天的忽然袭击,夏夜重来没想过要去戳破她们,也任由她们待在自己家里监视自己。

“少爷,你觉得我是为了任务才接近你,才会做出现在这种行动的吗?”听到夏夜的话,不知道为何,拉姆脸上的不自然反而消失了,流露出了一种复杂的情绪。

“难道不是吗?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魅力让你做出这样的行动。而且还是在我已经有女友的情况下。”轻轻皱了皱眉,夏夜有些疑惑的看着拉姆,他想不明白在自己戳破了拉姆的任务之后,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唉,少爷一直都不了解自己呢。”低头轻轻的在夏夜的嘴唇上轻点了一下,这一次并没有深入,只是一触即分的轻吻,之后在夏夜惊讶的目光中,拉姆离开了夏夜的被窝捡起了地上的外套。

“拉姆,你还会和原来一样么?”拉姆终于从自己身上离开了,但是不知道为何,夏夜反而感觉有些空落落的。看着拉姆披上衣服的动作,夏夜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原来一样?”穿衣服的动作微微一顿,拉姆扭头看了夏夜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和蕾姆非常相似的温柔笑容,那是一个与平时淡漠的拉姆完全不同的笑容。

“少爷真是太狡猾了。还请您记得,只要您还需要我们。我们就会一直在您身边,永远。”双眼定定的注视着夏夜,拉姆说出了仿佛誓言又仿佛约定一样的话,说完的同时也已经穿上了外套,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伸手扭开房间的门,走廊上的灯光透过门缝照射在拉姆身上,让黑暗中的夏夜有些难以看清灯光照射中拉姆脸上的表情。

定定的站在门口停留了片刻,拉姆的视线依旧停留在夏夜的身上,在即将离开房间之前,拉姆又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却让夏夜再也无法安然入睡了:

“少爷,也许你觉得我们的行为是为了任务。但是我们自己知道,这是我们自己的意愿。我们希望像小希小姐一样能够站在你的身边,不,哪怕只是身后也可以,只要能让我们一直看着你。”

拉姆离开了,夏夜却一直愣愣的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怎么都无法平静下来。也许,自己之前说她的话完全就是个错误。把她自身的意愿说成是为了任务,这应该很伤拉姆的心吧。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夏夜重新躺倒在自己的床上。在床铺之中仿佛依然残留着拉姆身上的体香。闻着这样的味道,就好像拉姆还在这里并没有离开一样。

想着拉姆的话,想着之前的场景,想着东条希,想着忽然在脑海中蹦出来的拉姆的那个笑容,不知不觉的夏夜又想到了拉姆的妹妹蕾姆。

如果拉姆是这样的想法的话,那么蕾姆呢,她是不是也有特殊的想法?或者她和拉姆不同只是单纯把自己当作需要伺候的少爷?

不由自主的,随着拉姆的离开,夏夜的脑海中无数的念头纷纷涌现出来。这一夜,看样子是不用睡了啊。再次轻叹了一口气,注视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夏夜任由自己的思绪到处乱跑,陷入了完全的混乱之中。

第二天早上,在各个班级老师的呼唤下,夏夜顶着难得的黑眼圈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正好碰到了从隔壁出来的拉姆和蕾姆。

“少爷,早上好。”见到从房间中出来的夏夜,拉姆微微一愣,随后和蕾姆一起露出了一个温润的笑容轻轻一笑,微微弯腰打招呼道。

“呃,早上好。昨晚睡的好么?”眼神飘忽的不敢直视拉姆的眼睛,夏夜有些尴尬的开口问道。

“谢谢少爷关心,我们睡得很好。”笑着眯了眯眼,拉姆点了点头回答道。

吐了一口气,夏夜从明显有些异常的拉姆身边走过,向着大厅走去。在路过拉姆身边的时候,细微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让她愣在了原地,眼框微微一红:“嗯,昨晚,对不起。”

------------

第九十九章鲜花岛峰

哗啦啦,浪潮撞击礁石发出哗啦啦的水声。在一片哗啦啦的声音中混杂进了一道有些异样的声音。在岛屿旁布满礁石的岸边,一位狼狈的少女从水中冒了出来。

“唉呀唉呀,完蛋了。泡了这么久的海水,我都快要生锈了啊。”一双犀利的剑眉轻轻挑起,虽然满身的狼狈却无损少女英姿勃发的气质,在她满嘴抱怨的时候,脸上却带着一丝个性的潇洒。

“咳咳,啧,下手真狠啊。不知道甩掉没有。”当少女从水里爬到岸上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她的身上密布了无数的伤口。

“不过,记得其中一个貌似是水操使吧,从水里跑路,果然瞒不住她么。”有些烦恼的抓了抓自己漆黑的长发,少女微叹了一口气看向刚才出来的那片水域。

“看来你知道的很清楚呢,既然知道跑不掉,不如就不要跑了,跟着我们回去吧。我们的圣主可以为你实现所有的愿望哦。”

仿佛为了印证少女的喃喃自语一般,在少女刚才出来的水域中,海水涌动间,一道纤细的身影在水中凝聚出来。福音十三使徒-净水使徒。

“实现所有的愿望?如果我想死的话,她也会为我实现么。”眯了眯眼,见到从水中出现的人。少女握紧了手中的长刀。

“死?呵呵,吾等圣主本身就是死亡的化身。如果你只求一死的话,当你见到圣主真面目的瞬间,你就已经死了。”轻轻一笑,净水使徒一脸认真的回答道。在说到那位圣主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来的是崇敬与恐惧。

“这么厉害?见到面就死啦?不过真可惜,我还不想死呢。”眼神一凌,鲜红的血光在眼底浮现,浓郁的血气从身上爆发出来,少女反手间就把手中的长刀斩向净水使徒。

哗啦一声,净水使徒直接就被少女的长刀斩成两半。不过在一刀斩断净水使徒后,长刀少女却果断的转身就跑。仿佛之前的攻击根本没有生效过一般。

而事实上,这道攻击也确实没有生效。在被长刀少女斩成两段后的下一秒,水流扭曲间,原本被腰斩的净水使徒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万物万生,相互之间相生相克,就像你的刀克制合欢的树一样,我的水也一样克制你的刀。你是跑不掉的。”目送着长刀少女窜入岛上的森林中,净水使徒脸色清淡的说着,话音未落,人已经在水中消失无踪了。

——

“小希,累不累?要不要去那边休息一下?”几步登上前面的阶梯,走到了一段稍微平缓的坡道上,夏夜看到这段坡道旁横卧着的一块巨大的扁平石头,眼睛一亮扭头向着身后跟上来的东条希问道。

“呼呼,好啊。太好了,终于有地方可以坐一下了。”有些气喘的跟着夏夜一起走上坡道,听到夏夜的声音,东条希一边应着一边向着夏夜手指的方向看去。

当看到那块横卧的石头的时候,东条希眼前一亮,流露出几分欣喜转身就对着还在阶梯上一步一步往上爬的绚濑绘里喊道:“绘里快上来,这里有可以休息的地方了。”

听到前面东条希的呼喊声,同样气喘吁吁的绚濑绘里加快了脚步冲了上来。在绚濑绘里身后,是呼吸均匀的拉姆蕾姆,对于这两姐妹来说,这一次的爬山好像只是简单的热身运动一般。

此时,夏夜他们一行人正在岛城有名的旅游景点鲜花岛上。鲜花岛一年四季开满了鲜花,每个季节都会有不同的鲜花开放,所以这里才被称之为鲜花岛。

一上午的事件,夏夜他们都在和班级里的同学们集体行动,一起参观着鲜花岛上各个区域种植的各种鲜花,有些万紫千红的已经开放,也有些还是花骨朵甚至绿叶的状态。

走在布满鲜花芬芳的岛屿上,确实是一种非凡的享受。只不过,大概也是因为鲜花岛太出名了,所以旅游的人也不少,到处都是人挤人啊。

于是,在吃过午饭,进入了下午的自由时间,又休息了一段时间稍稍消化了肚子里的食物之后,夏夜他们决定来攀登鲜花岛上的安宁峰。

安宁峰位于鲜花岛的中部偏南的区域,是整个岛城海拔最高的山峰。于是,就出现了上面的这一幕。以夏夜的身体素质和拉姆蕾姆鬼族的体质,这种简单的爬山运动根本就无法消耗他们多少体力。

而作为普通人的绚濑绘里就有些吃不消这种长距离的登山运动了,至于东条希,虽然已经拥有了不俗的灵力,但是这些灵力还不足以强化她的身体,让她超越普通人的阶段。

所以,在攀登到安宁峰的半山腰的时候,东条希和绚濑绘里就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当又攀登了一段距离,终于来到此时的这块岩石区域的时候,她们都已经走的腿软了。

其实在半山腰之前,看到东条希和绚濑绘里的喘息,夏夜就提议让她们休息一下了,只不过这俩人也不知道为啥,在见到拉姆蕾姆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后,却坚定的否决了休息的提议,于是这么一走直接走到了脱力。

“啊,好舒服的。终于能够躺下来好好休息了。”带着绚濑绘里来到横卧的岩石旁,东条直接就倒在了上面。巨大的横卧岩石足够躺下三四个人,所以东条希也顾不上干不干净,直接就躺了上去。

“真的是,好久没有这么出力了。我感觉要完蛋。明天起来一定会肌肉酸痛的。”学着东条希的样子也跟着躺在岩石上,绚濑绘里也想就这样一躺不起了。

“拉姆蕾姆,你们也过来休息一下吧。”反手把背上的书包拿了下来,夏夜一边从书包里翻出矿泉水准备递给东条希,一边招呼拉姆蕾姆也一起过去。

相互对视了一眼,虽然并不感觉累,不过拉姆蕾姆还是很听话的走了过来。

不过在走到夏夜身边的时候,拉姆却伸手接过了夏夜手中的矿泉水,把他放回了夏夜的背包里,对着夏夜摇了摇头提起自己手中的行李说道:“少爷,这个先留着吧,这里让我们来。”

------------

第一百章女仆裙底

把夏夜拿出来的矿泉水放回他的背包中,拉姆从自己的行李中拿出了一块方形的桌布铺在了东条希和绚濑绘里之间空出来的岩石区域上。

在拉姆铺好桌布的时候,蕾姆也从自己的行李中把一件件茶壶,茶杯拿了出来。

“你们该不会想在这里泡茶吧?这里可没有烧水的地方,而且你们带了这么多杯子茶壶,不怕在爬山的时候被压碎么。”

看着拉姆铺好桌布,蕾姆开始一件一件的把东西从包包里拿出来,夏夜感觉自己的头顶一定又是满头黑线了。他说呢,为什么出门的时候拉姆蕾姆要背着这么大的行李袋,原来里面装着的都是这样的东西啊。

“放心吧,少爷。我有把热水带过来,这是特制的保温杯,就算放了一个礼拜,里面的热水也不会冷却。”听到夏夜的话,蕾姆对他晃了晃手里刚拿出来的一个大型保温杯,笑着回答道。

“茶壶茶杯之类的,以我们的能力是不会让它们弄碎的。”斜瞄了夏夜一眼,拉姆从行李中翻出了几个小碟子。之后又从行李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糕点放到小碟子上。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发生的那件事的缘故,夏夜总觉得拉姆对待自己的情绪好像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好像亲近了许多又好像疏远了一些,嗯,或者该说是少了点原本的尊敬,多了点随性吧?

至少,在昨天之前,拉姆可不会露出这种明显鄙视的眼神。以前最多面无表情的毒舌一下而已啊。也不知道,这算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呢。

“连饼干蛋糕都准备了啊?你们准备的还真是充分,这到底是来爬山的还是来野餐的。”心中古怪的想着,不过在看到拉姆从行李中拿出来,完好无损,丝毫没有被压坏的蛋糕后,夏夜已经没有心思想别的了,只想吐槽。

“我们还差的远呢,终究还是没领悟到女仆的终极奥义啊。”娴熟的把热水倒进茶壶中开始泡制红茶,随着淡淡的红茶香味从茶会中飘散出来,蕾姆带着一丝遗憾的口吻说道。

“女仆的终极奥义?还有这样的东西么?那是什么,该不会是时间停止之类的吧。”脸色古怪的挑了挑眉,夏夜一边看着拉姆又从行李中拿出来几只橙子和苹果,用不知道哪里来的水果刀切片放进小碟子中,一边对蕾姆询问道。

“女仆的终极奥义,当然是次元空间袋了。据说史上最强的女仆是可以从自己的裙底掏出无数女仆工具的史诗级存在。小到铅笔、茶杯,大到飞机坦克都能从裙底下掏出来。”

右手轻轻一甩,把水果刀上沾到的果汁甩到一旁的树林中,拉姆端起面前的两个小碟子放到桌布上的蛋糕旁。一边回答了夏夜的问题。

“噗,那是什么女仆啊,你确定不是叮当猫么。还好掏出来是飞机大炮,而不是长枪啊,不然可就吓人了。”对于拉姆蕾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