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次元的开拓者 > 第35章 嗯

第35章 嗯

向青玉求婚。

但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家里人的反对愈演愈烈,完全没有被梧桐说服的样子。一边要微笑的面对青玉,一边又在烦恼家里的关系,让梧桐每日都承受着重大的压力。

面对这样的重压,梧桐咬牙坚持,他相信自己和青玉的未来会是个美好的结局。但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意外再次发生了。在某一天上山的路上,因为山体开裂,梧桐一时不慎从山上滚了下去,之后再也没有醒来。

山上,青玉等待着梧桐的到来,早上过去了,梧桐没来,中午过去了,梧桐没来,一夜过去了梧桐还是没来。梧桐一直没来,让青玉非常担心,心中隐隐浮现出不详的预感。

但是青玉什么都做不了,她不能下山。因为她知道村里不欢迎她的出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青玉能够明显感觉到村民看向自己奇怪的目光,夹杂着憎恨和恐惧。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

时间一天又一天的过去,梧桐依旧没有出现。青玉内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起来,梧桐一直不来,她决定去找梧桐,就算村民不欢迎她,她也想要下山,她想要见他。

但是,还没等青玉出门,有人上山了。不是梧桐,而是村里的其他人。梧桐的父母带头,带着全村的村民把青玉的温泉旅馆团团围了起来。

不理会青玉的疑问,无视了青玉的无辜,拒绝了青玉的靠近,他们大声咒骂着灾星,祸害。在咒骂声中他们把青玉关在了旅馆里面,从外面锁上了旅馆的大门,最后更是丧心病狂的点燃了青玉的温泉旅馆。

在雄性烈火之中,温泉旅馆毁于一旦,同时被毁的还有那个无辜的少女青玉。在这一场大火之后,村民们回到了自己的村子中,恢复了以往的日常生活,仿佛这把大火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但是,他们可以无视自己的良心,可以无视大火中哀嚎的冤屈少女,却无法掩盖自己做下的罪行。放火的那一天晚上,村子里诡异的燃烧起了大火。

大火之中,村民们纷纷想要逃跑,但是在距离村口不远的位置却怎么都跑不出去,仿佛永远都在原地打转一般。就这样在一把和山上相似的大火中,这座村庄也毁于一旦。这片区域就这样的荒凉了下来。

十几年后,偶尔也会有开发商想要来开发这片土地,但是每次都会发生各种奇怪的意外,再加上关于这里的流言,最终这里成为了东京市最偏僻的地方。

“总觉得,有些奇怪啊。村子里的大火,不是你们放的么?”听完了青玉和梧桐的故事,夏夜却感觉有很多不自然的地方。

“不是。”青玉和梧桐对视一眼,摇了摇头,脸上并没有丝毫心虚,反而带着坦然的表情说道:“我死掉之后就一直在温泉旅馆里,怎么都无法离开旅馆的范围,也是最近才可以稍微离开一些距离。”

“我的移动范围比较广,山上的任何位置都能去,但是我无法离开这座山。”同样一脸坦然的表情,梧桐也开口回答道。

“你之前说一直都在看着青玉,在你父母带人火烧旅馆的时候也亲眼看到的吗?”轻轻皱眉,夏夜看向梧桐继续问道。

“是,那个时候我亲眼看着青玉被火烧死。但是当时的我还无法离开那片森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和悔恨,但是在青玉轻轻的握住梧桐的右手时,双眼中的情绪逐渐被柔情所代替。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们能够告诉我这些。”心中隐隐有所猜测,夏夜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向撕开过往的伤口,把关于他们的故事告诉自己的两人道谢道。

“不,没什么。该感谢的是我们,感谢你们让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那我们就不打扰了,阴阳师大人请好好休息。”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感谢,青玉和梧桐两人离开了夏夜他们的房间。

“小夜,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青玉梧桐离开房间后,看着夏夜微皱的眉头,东条希忽然伸手在他眉心揉了揉开口问道。

“啊,确实很不对劲啊。青玉被人冤枉活活烧死照常理来说应该会变成冤魂才对,而不是普通的缚地灵。而在死亡之后亲眼看着自己的爱人被活活烧死,心中的那股与爱同样浓厚的恨意也足够梧桐化身为恶鬼了,但是却依旧是普通的游魂状态。这让我想起了一道有名的道家咒法。”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夏夜感觉自己貌似不知不觉间把东条希带入了某个漩涡之中。

“什么咒法?”可以感觉到夏夜复杂的心绪,东条希轻轻的开口问道。

“善恶分明咒。”

------------

第90章我愿意哦

“善恶分明?听起来感觉不像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呢。”轻轻的念叨了一句夏夜口中的那道咒法的名词,单只是从名称上来看的话,好像是比较正常的法术啊。

“确实,善恶分明咒最初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法术。它可以在某些执念深重的灵魂进行恶灵化的时候直接从他们身上把恶念剥离出去进行消灭,恢复原本的善魂状态。”点了点头,夏夜肯定了东条希的猜测。这道咒符确实不是恶毒的魔咒,而是道家正道咒法。

“最初?所以现在已经变坏了吗?”敏锐的从夏夜口中抓住了关键,东条希继续问道。

“嗯,原本这道咒法只是为了挽回恶灵化的普通灵魂,但是某个人却给这道咒法开发出了新的用法。原本善恶分明咒是把恶念驱出灵体之外进行消灭的。但是那个人却在驱除灵魂的恶念之后故意把那股恶念留了下来进行培养。最后甚至把那股单纯的恶念培养出了灵体的第二个人格。”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夏夜开始为东条希详细解释关于善恶分明咒的事情,因为当初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所以夏夜了解的还是比较清楚的。

“第二个人格?人为的精神分裂吗?”轻轻的点了点自己的嘴唇,东条希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她有些理解夏夜的意思了。对于之后可能发生的故事也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说是精神分裂不如说是灵魂分裂。一个普通的灵体就因为他的这种行为分裂成两个完全相反的灵体。一个充满了恶念,一个则以善念为主。之后善念和恶念分别和两个不同的人签订了侍从的契约。这两个人都开始努力培养这道灵体。当灵体强大起来之后他们进行了一场决斗。”

微微停顿了一下,夏夜继续说道:“决斗的双方战斗力相差不多,最后以恶念的胜利而告终。但是,就在恶念胜利的时候,善念的灵魂忽然就破碎被恶念所吞噬,让恶念变得格外强大。同时,驱使善念的那位术士全身的灵力也瞬间流逝,全部流入到了驱使恶念的那位术士身上。”

“最后,那道善恶分明咒就从原本驱除恶念的咒法变成了吞噬别人灵力的邪法了是么。所以,小夜的意思是说青玉和梧桐他们?”

听完了夏夜对于善恶分明咒的讲解,也印证了东条希内心隐隐的猜测。脸上带着一丝恍然,东条希的视线不由的看向了青玉和梧桐离开的方向。

“嗯,明明应该充满恨意和怨念的灵魂,如今却保持着这样的纯粹,也只有被人使用了善恶分明咒驱除了恶念的缘故吧。从之前青玉还会进入恶灵化的状态来看,恐怕他们和恶念之间的联系还没完全切断,当时这道善恶分明咒并没有完全完成。不过在小希和她们完成式神契约之后,他们和恶念之间的联系也被完全切断,这道咒法应该已经正式完成,现在大概进入了灵体的培养阶段了。”

再次点了点头,确定了东条希的猜测。夏夜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担忧。没想到刚把东条希正式带入里世界,就发现了这样的情况,遇到善恶分明咒恐怕当携带恶念的另一方完成对恶念灵魂的培养之后一定会来找东条希的吧。

“嗯,这样的话我就要更努力学习修炼了呢。如果那个人找过来的话,只要打败他就没问题了吧。”不知道是为了不让夏夜担心还是真的有自信,东条希的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担心和害怕,反而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呵,没错。只要打败他就没问题了。”看到东条希脸上的笑容,听到她的话。夏夜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笑容。小希说的没错,只要打败他就行了,只要打败他。也不一定需要小希亲自打败他不是么。

心中有了决定之后,夏夜直接就把这种以后的烦恼甩到脑后,心神开始放到其他的事情上,扭头看向东条希:“这种事情先丢一边,我们该来好好说说我们之间的事情了。”

“我们之间……”听到夏夜的话,东条希心脏微微一跳,有些意识到夏夜打算说的话了。

之前因为夏夜刻意的回避,所以东条希表现出了自己主动的一面,但是在被夏夜主动提起后,东条希的主动大胆完全消失不见了,反而感觉到有些害羞。

“小希。”轻轻的呼唤着眼前少女的名字,双眼认真的注视着东条希,夏夜的心脏也是紧张的缩在一起。喉咙仿佛几天没喝水一样干涩的难受,咽了口口水,夏夜开口道:“我们结婚吧。”

“诶,诶诶。”猛地瞪大双眼,听到夏夜忽然劲爆的发言,东条希的大脑陷入了一瞬间的空白。

“咳,不,不对。我不是那个意思。”话说出口夏夜才意识到自己貌似说错了什么,脸上带着慌张的表情,摇了摇手想要纠正自己的发言。

“嗯,可以噢。如果是小夜的话。”从大脑的空白中回过神来,注意到夏夜慌张的表情。东条希微红着脸低下头,在夏夜开口解释之前,低声的回答道。

“噗。等一下等一下。小希刚才应该没有听清我的话吧。我刚才说的是……”在解释之前得到了东条希的回复,让夏夜大吃一惊。感觉可能是东条希听岔了,夏夜又紧张又慌张的开口解释道。

“结婚是么,我听到了哦。如果是小夜的话。我愿意。”抬头看了一眼完全陷入不知所措,打算拼命解释的夏夜。东条希心中的紧张居然逐渐消失了。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充满柔情的笑容开口说道。

“额。”愣愣的看着东条希此时展露出来的笑容,夏夜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的心动。这个充满感情的笑容是为了自己而绽放的。夏夜确信到这一点,心中浓浓的情感在胸口扩散。

到底是怎么样热烈的感情让东条希愿意在自己口误的时候说出那样的答案。是怎么样炽热的感情让东条希能够为自己展现出如此柔情的笑容。

面对着东条希此时的笑容,感受着东条希此时流露出来的情感。夏夜感觉自己什么都不需要说了。现在需要的只有一个。注视着东条希的双眼,夏夜缓缓向她靠近。面对夏夜的靠近,东条希也配合着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

第91章疾风流光

“夏夜,你们起床了没。”就在夏夜和东条希的嘴唇即将贴近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刚田猛男的声音。忽如其来的声音再次打破了夏夜和东条希之间暧昧旖旎的气氛。

“啊,猛男那家伙。下次再也不能和他一起出来了。”有些怨气的一拳敲在榻榻米上,气氛被打破,面对着东条希的脸庞,夏夜怎么都无法亲下去了。这都第二次了啊,难道刚田猛男就是自己的克星?

“噗,呵呵。”睁开双眼就看到夏夜此时一脸幽怨的表情,原本也因为被打扰而有些抱怨的东条希一下子就笑了出来。看样子两人之间的缘还没到绽放的时候呢,以后总会有机会的。心中有些遗憾的暗叹了一口气,东条希重新振作了精神。

“唉。我们已经起来了,稍等一下,马上出来。”抬头看了一眼满脸笑容的东条希,夏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起身去开门,还真不会挑时候啊。

当房门打开的时候,夏夜和东条希都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一脸平常的面对着大和凛子与刚田猛男。

之后,夏夜四人稍微整理了一下,吃过青玉和梧桐两个人一起准备的早餐之后,又在旅馆中泡了个晨澡。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带好自己的行礼开始向着山下走去。

走在大和凛子与刚田猛男身后,直到他们都看不到山腰上的温泉建筑之后,东条希才召回了青玉和梧桐。下山来到车站,稍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回程的巴士准时的来到了这个车站。四个人陆陆续续的上车,巴士载着他们向神田区的方向开去。

“这下可真是抓到了一条大鱼了啊。原本只是利用普通的情侣强化一下她们的恶念而已。没想到居然巧合的完成了我的咒法。一个初学者却拥有着如此庞大的灵力,捡到宝了呢。不过,明神家的,倒是个不小的麻烦。”在温泉旅馆更高的山顶位置,一位样貌普通的青年站在山风猛烈的山顶却仿佛融入了风中一般完全不受山风的影响。

如果刚田猛男和大和凛子在这里的话,应该一眼就能认出眼前这位男子吧。虽然样貌普通,但是他们也是见过的。就在抽奖的那一天,这位普通青年就是负责抽奖的,把温泉奖券交给他们的人。

“疾风,圣主有令,暂时不要对明神家的那个人动手。”普通青年的身边,空气微微扭曲,浮现出一个透明的仿佛由纯粹的光组成的身影。清冷的声音从光芒的人形中传出,隐隐还能够看到脸部的位置一张略显冷漠的秀美脸庞。

“啧,不需要你提醒我也知道。而且我的目标可不是明神家的那个人。算了,回去吧。反正东西已经取回来了。而且想要动手也需要一点时间,她能够更强大一点的话对我也是有好处的。”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被称呼为疾风的青年抬脚就向着面前的悬崖走去。随着他一脚踩空,却完全没有像普通人那样掉下悬崖,反而仿佛被风托起来一般,向着远处飞去。

“道门叛徒,无法信任。”微微皱眉看着疾风御风而去,流光轻轻的吐出自己对同伴的评价,转身间已经融入空气之中消失不见。说是融入空气,应该是融入光芒才对。

回程的车上,夏夜坐在窗边的位置上看着窗外飞逝而去的风景。心中开始考虑怎么提升东条希的自保能力。虽然自己心中已经暗下决定要保护东条希,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但是偶尔也会有分开的时候吧,而且东条希应该也不会希望自己一直被保护才对。所以自保能力是必须拥有的,之后就看东条希自己的选择了,想要往哪个方向修行。里世界可是拥有无数各种各样的流派的。

道家,法家,儒家,阴阳家,佛教,剑宗,密宗这些有名的大派不说,就算是散修之中也有无数各种各样的流派,而且不少天纵奇才也独创了各式各样拥有各自特色的特殊体系。

“之后,抽个时间去天万神社一趟吧。”各种流派和术法在脑海中转过,也翻了一下现在完全买不起的各种系统技能。夏夜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方案,可以让东条希学习,并且能够短时间内拥有自保能力的术法。

轻轻的压力从右肩传来,把夏夜从自己的思绪中唤醒。扭头看去,入目的是东条希沉睡的脸庞,隐隐可以在她眼下看到微不可觉的黑影。

也是辛苦她了呢,毕竟一夜没睡,也不像夏夜那样是习惯通宵的夜猫子。每天准时早睡早起的东条希,在车上被轻轻颠簸着难免会有困意。而且昨晚忽然发生的各种事情,对于东条希的精神也有不小压力吧。

夏夜两人前排的位置,刚田猛男和大和凛子也已经相互靠在一起也进入了困倦之中。虽说这两人昨天应该休息的不错。但是这辆巴士有节奏的抖动就像是催眠曲一样让人困意顿生。

隐隐也有一些困意袭上大脑,但是夏夜并没有顺着困意直接睡去,而是低头看着东条希的睡颜。看着她沉睡的样子,脸上毫无平常的成熟与冷静,只有仿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