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次元的开拓者 > 第100章 身为歌手

第100章 身为歌手

进入了自己的评委席,舞台上只留下作为主持人的安安。在一段自我调侃之后,安安终于开始把话题引入今天的正题之中,开始邀请第一组组合进行表演。

随着主持人安安完成报幕离开了舞台,原本明亮的舞台瞬间陷入黑暗之中,之后一点灯光投影下来,显现出舞台中的几位少女,这队星光少女组合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能够在全国几千个组合之中脱颖而出,参加复赛的二十个组合全都非常的优秀。至少在看过前几个组合的表演之后夏夜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就算这些组合如何的优秀,夏夜对于缪斯少女们依旧充满了期待和信心。因为前几个组合虽然表现的不错,但是也并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直到第五个组合上场。

而这队第五个上场的组合,赫然是和夏夜有关系的熟人,洛天依和乐正绫组成的南北组合。说起来,虽然和这两位少女认识了,经过几天的相处也逐渐熟悉了一些,但是这一次是夏夜第一次欣赏这两位少女的表演。

而洛天依和乐正绫的表演却让夏夜第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感动。和缪斯给夏夜的那种活泼,期待和希望的感觉不同,和之前初音未来的那种气压全场的感觉也不同,南北组合的表演柔和却生动,仿佛润物细无声一般颤动着你的心灵。

“舞罢知心已追随,虽九死其有未悔,盘铃声清脆,吾牵汝顾盼神飞,须臾间,已半百年岁。”

随着第五组南北组合的登场,漆黑的舞台背后,屏幕中亮起了一幅幅卷轴般的画面,而在这幅画面前,洛天依轻轻的唱起了这首略显悲伤的歌曲。

“我已是鹤发台背,你依旧容颜婉媚,我褴褛你娇贵,相依漂泊几重水,我无奈,未令你更美。”洛天依略带追忆的声音结束,乐正绫带着浓浓无奈情感的声音响起。

随着两人声音的交替,舞台背后的画面也开始缓缓变动,一位原本喜欢傀儡戏的少年逐渐长大,开始成为一位傀儡师到处游荡卖艺,带着最心爱的傀儡人偶走南闯北,走遍天下。

“是我当年矇昧,惹你妆花咽泪,今我思念绮丽舞袖谁,今昔辗转误会,来生愿被你支配,望尘世怜赐我机会,挽手相搀,生死相随,三尺红绵,佳人已风微,生时如梦今如醉,作揖叩拜入炭灰,惋惜哀叹谁,生计的衰颓。”

乐正绫无奈的声音结束,之后两人合唱着,同时继续通过这首悲伤的歌曲述说着那一个悲伤无奈的故事。随着两人的歌声开始在舞台上回荡,周围的观众都陷入了安静之中,所有的人都仿佛被她们的歌声带入了那个世界之中。

仿佛亲身经历着,在南北组合动情的歌声之中,那一幅幅故事画卷就像是真实的画面一样呈现在所有观众的眼前。所有人看到的听到的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不是一首简单的歌曲。而是真的亲眼见证了这样的故事。

喜爱傀儡戏的少年逐渐成长,他对傀儡戏的热爱没有丝毫减少,他对自己手中傀儡木偶的喜爱也一直没有改变。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少年逐渐长大,变成了青年,步入了中年,最后脸上长满了皱纹,成为了行将就木的老人。

一生的时间就这么短暂的走到了最后,回想起自己一事无成的一生,老人发现,自己除了手中的木偶,什么都没有。没有家,没有伴儿,一辈子什么都没有得到,什么都没有剩下。

在一座破庙之中,静静的和偶然相遇的陌生人讲完自己的故事,老人越想越懊恼,越想越后悔,于是,在这种懊恼和后悔之中,他一气之下把自己怀中的木偶直接丢进了火堆之中。

自己的一生都被这只木偶给耽误了啊。最后什么都没有,都是这木偶害的,这木偶有什么用,还不如烧掉让火焰更旺一些,让自己可以度过大雪风飞的一夜。

就在老人手中的木偶被老人亲手丢进火堆之中的时候,那只木偶仿佛活了一般,没有人控制就在火堆中站了起来。

木偶的脸上依旧带着和平时一样的柔美笑脸对着老人微微躬身行礼,表达着被照顾的感恩,之后在火焰之中翩翩起舞,为老人献上了最后的舞蹈,直到被火焰烧成了灰烬。

看着火堆上,在舞蹈中最后化作炭灰的木偶,老人失声痛哭起来。心中充斥着浓浓的后悔,哀叹着,身体确实暖和了,但是他的心也孤独了,这种孤单,比冬日的大雪还要透彻心扉。

第二天,失去了木偶陪伴的老人,一个人离开了暂时休息的破庙,孤独的踏上了最后一段旅程。

随着南北组合歌声的落幕,舞台后方的屏幕显现出老人独自离开的孤独背影,浓浓的哀伤笼罩了整座体育馆,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这个悲伤的故事之中无法自拔,隐约间还能听到观众席中传来的抽泣声。

“这支组合很有实力啊,各位感觉如何?”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初音未来眼中波光闪烁,微仰着头不让眼泪流下来,轻声的对着身边的几位评委问道。

------------

第三十八章自由之声

“还行吧。感情投入很不错,就是唱功还差一点火候,有点生涩,还得多练练。”听到初音未来的询问,坐在最左侧的星那歌呗摸了摸自己的眼角,确定没有眼泪流下来,这才微红着眼轻哼一声说道。

“南北组合,我听说过她们,是最近几年新崛起的组合。毕竟才入行一年多而已,唱功方面还有待提升很正常。而且她们的唱功缺的也不是技巧和基础,而是熟练度。不过,这种对歌曲的感情投入很难得。”

星那歌呗的话音刚落,楚天歌就接过了她的话头说出了自己对南北组合的评价。其实很多时候唱歌是靠天赋的,没有天赋的人依靠努力说不定可以抵达一线歌手的水平,但是想更进一步就难了。

而有天赋的人如果同样努力的话,在成为一线歌手之后,还是有机会再进一步,成为超一流歌手,甚至像初音未来一样成为世界级歌手的。

初音未来就是典型的天赋和努力同时具备的歌手。超一流,乃至于世界级的歌手,这种的等级已经不是依靠努力或者炒作可以爬上去的,想要达到那种地步,就必须要有天赋和自身的特色。

而此时,洛天依和乐正绫的歌声就让楚天歌有了和当初第一次听初音未来唱歌一样的感受。洛天依的柔美声线,乐正绫的高昂唱腔都很有自己的特色,更重要的是,这首歌曲中蕴含的感情非常的浓烈,这比任何的技巧都重要。

“嗯,这首歌真是太感人了。而且她们也唱得很好,我仿佛真的见证了那位傀儡师的故事真实的发生在我的眼前。她们很厉害。”用纸巾擦拭着眼角控制不住的泪水,春音爱良眼睛红红的看着舞台上的两个人说道。

“初音酱是打算直接保送她们这一组进入半决赛了吧,对于这个我赞同。这一支组合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那些组合的水平了,差距太明显,根本没有比较的意义。”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感受到自己内心中一阵阵抽动的难受,坂井和奏脸上带着一丝难以驱散的哀伤看着身边的初音未来说道。刚才的感觉实在是太深刻了,歌曲结束还在影响着自己的心情。

本身作为创作型歌手,坂井和奏就非常的感性,很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这种来自外界的影响也会让坂井和奏出现很多创作歌曲的创意。

有好有坏,在有新创意的同时,这种感性,也很容易让坂井和奏沉浸在别人的歌曲之中无法自拔。此时,坂井和奏就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一时之间恐怕难以驱散自己心中的那种哀伤了。

“我也同意,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我们当年可无法做到如此动人的演唱。词好,曲好,故事好,演唱的也很好。”有些回味的摇了摇头,天性乐观的麦云洁也被这个明显哀伤风的歌曲所俘虏了。

“好吧,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们就先选定这一组直接进入半决赛八强吧。”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初音未来终于从之前的情景之中挣脱了出来,脸色认真的做下了最后的决断。

身为歌手,特别是一线歌手以上水平的歌手。因为本身的专业水准和常年唱歌练歌的结果,她们对于别人的歌曲就更加的敏感。

别人歌曲中的小错误,小失误,小纠结她们都能够很轻易的听出来。而相反,当别人的歌曲中蕴含着浓烈的感情的时候,她们也会有更深刻的感受。

而这种深刻的感受,随着实力水平的提升感受也会越深。作为世界级的歌手,初音未来从南北组合的歌曲中感受到的情感明显比其他几位歌手更加的浓郁。

不过毕竟是世界级的歌手,除了更容易感受到别人歌曲中的情感之外,她们对于自己情绪的控制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准,所以也只是稍微平静了几秒,初音未来就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各位观众们注意了,今晚第一支八强组合诞生了。她们就是刚刚演唱了这首【牵丝戏】,为大家带来了这个悲伤故事的南北组合,恭喜她们。”

在收到评委席这边的通知之后,主持人安安带着热情的语气,向着舞台中央的南北组合献上了自己的祝福。而随着安安的话音落下,观众席中连绵不绝的掌声也开始开始响起。

在听过南北组合的牵丝戏,被牵丝戏所表达的故事感动之后,没有一位观众会怀疑南北组合的实力。她们都觉得南北组合进入半决赛是实至名归的。所以也全部用自己的掌声,为南北组合们献上了祝福。

在南北组合得到半决赛的门票开始离开舞台之后,陆陆续续的又有几支组合上台开始自己的表演。不过,因为南北组合的珠玉在前,这些组合都没有得到观众的喜爱,也没有能够获得评委们的欣赏。

直到第十一支组合上场,终于再次引爆了所有观众的热情。这是一支来自国外的组合,完全由国外的留学生组成的乐队组合。

这支组合其实已经成立好几年了,在国内也得到了不少人的热捧,仿佛蓄谋已久一般,这只乐队组合虽然因为成员的年龄增长,留学生们来回换过几位成员,却依旧保持着最初的组合名字,她们就是自由之声少女组合。

这支自由之声少女组合中没有一位国人存在,由纯粹的留学生组成,所以这支组合也带着很强烈的国外特色,非常擅长强烈的音乐,高昂的海豚音,容易激发观众热情的摇滚,很有节奏的饶舌等等。

而随着这支组合的演唱,果然激起了全部观众的热情,所有的观众都被她们激昂的音乐唱响了内心中的热血与激情。在一片欢呼声中,这支自由之声得到了今晚的第二张半决赛门票。

因为自由之声的演奏让所有人都激动不已,这也让自由之声之后的几支组合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不少组合都发挥失常,没有表现出本身的实力。

就在自由之声激发的激情逐渐从观众们的心底消退的时候,在二十支组合表演了十七支组合,在倒数第三支组合的时候,缪斯终于登场了。

------------

第三十九章缪斯出场

在一盏盏闪亮的灯光中,在逐渐响起的音乐旋律中,缪斯组合终于登上了自己第一次正式的舞台。也许紧张,也许期待,也许忐忑,但是她们此时正站在这里。

在见到缪斯组合登场的第一时间,观众们其实就已经被吸引了。并不是因为响起的音乐前奏,也不是因为缪斯组合有什么惊人的表现,而是因为缪斯组合的人数。

之前的十一个组合都是很普通的音乐组合,虽然表现的有精彩也有普通,但是大多只是两三个人的组合,最多也就是五六个人而已,但是此时登场的缪斯却有九个人,这是这次比赛参赛的组合中人数最多的一个了。

不过,人数多虽然让观众们惊讶,但是也不至于被吸引。能够吸引观众们的除了缪斯组合的人数之外,还有她们各自不同的气质和样貌。

九个人,九种不同的气质,隐隐间,观众们仿佛在这九个人身上看到了九种不同的颜色。虽然还没有开始表演,但是这九个人完全不同的样貌和气质,已经让这些观众们有了最初的期待。

“率直的想念将你我相连,即使认真也依然那么笨拙,如此碰撞的内心,即使如此,我也好想看看那远大的梦想。就在这里,正要开始。

(我明白)不仅仅是享受快乐,亦要接受历练。(我明白)因为这份苦楚,也会化作未来。(向前进)以你一起的我会更加坚强,更有自己的本色。(一定)或这样改变下去……”

随着音乐的开始,缪斯组合的表演也正式开始了。在正式表演之前,有几位眼尖的观众还看到了缪斯组合中有几个人身体的轻轻颤抖,还有脸上那略显僵硬的紧张表情。

但是,当音乐正式开始,缪斯组合们跟随着音乐开始舞动自己的身体,开始唱响自己的歌喉的时候,在她们眼中,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观众消失了,舞台消失了,紧张消失了,忐忑也消失了。最后留在缪斯这些少女心中的就只剩下那一直在播放的音乐,以及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另外八位同伴。

一首歌的时间很长,长到可以让舞蹈中的少女们跳得气喘吁吁。一首歌的时间又很短,短到还想再听下去就没了。和激昂的自由之声不同,和哀伤的南北组合不同,缪斯少女们的音乐充斥着对梦想的渴望,以及对未来的期待。

随着音乐的逐渐隐没,少女们摆出最后的姿势,结束了自己的表演。当音乐结束,做出最后的收场动作,少女们才从之前的忘情之中回过神来,观众重新出现在眼前,而紧张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心中。

“轰,啪啪啪啪。”正当音乐结束的少女们紧张的抬头看向寂静一片的观众席,心中忐忑着自己的表演是不是有失误的时候。

观众席中轰然响起了脸面的掌声。这些掌声就是对缪斯少女们最好的鼓励,这些掌声就是对缪斯少女们一直以来的努力最好的回馈。

“啪啪啪,看着她们,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了我自己上高中的时候呢。”拍打着双手鼓着掌,给这些少女们送上自己的鼓励,坂井和奏有些感慨的说道。

“是啊,还真是让人怀念的青春岁月呢。不过我也是在上高中的时候认识云洁的呢。”同样有些追忆的感叹了一下,楚天歌又露出了一丝得意的表情楼了一下身边的麦云洁。

“是啊,我记得当时我还在暗恋叶峰呢。”话音落下,麦云洁扭头向楚天歌看去,果然看到了他醋意滔天的样子,不由的轻笑了起来。

“不要给我提那个家伙了。也不知道现在又在哪个角落鬼混了,丛容也不好好管管那只流浪猫。”听到麦云洁提起叶峰,楚天歌脸上就露出了敌对的表情。

这两人可是真正的亦敌亦友啊,作为同一个乐队的成员,作为最好的朋友,同样也是最需要严正以待的竞争对手。特别是在音乐方面,但是作为竞争对手的两人,在组合表演的时候,却又是最默契的组合。

“大家觉得怎么样?”没有理会说着说着就开始撒狗粮的楚天歌和麦云洁,坂井和奏看向身边的另外几个人。

“唱功青涩,气息混乱,舞蹈简单,九个人的声音没有表现出自我的特色,仿佛大杂烩一样融汇成几种声音。毫无疑问的是菜鸟级的表演,除了配合还算默契,感情还算真挚之外毫无可取之处。不过,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微微皱眉看了一眼舞台上的九个人,星那歌呗一脸挑剔的说出了一大堆缪斯组合的缺点。却并没有反对坂井和奏的提议。

“每个人都是从这种阶段走过来的,我当初刚开始进行三菱镜表演的时候可是什么都不会的状态,直接就被硬逼着上场了。当时出了好大的糗,但是最后还是被大家接受了。我在这支组合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