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洪荒圣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 地灵终归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小玲看着自家小姐已经沉迷在其中了,心中的担忧更甚,可惜无能为力,情之一字太可怕了,会让人什么都豁出去的,这就是情字啊,无法令人欣喜又忧虑的事情。

    “小玲,你知道嘛,才子就是这样的,多好的人才啊,再过几个月就要去京师参加殿试了,要是能在中状元的话,真的是三元及第了,可比我那些姐姐寻找的人强多了,何况他那么有才,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我隐瞒住,父母是不会知道的,相信我,只要不说就没事了。”

    “可是,小姐,老爷和夫人真的瞒得住嘛,他们可是可是…”小玲急了,真的急了。

    “好了,小玲,就是被知道我也不会后悔的,求求你,不要说好不好,求你了。”美女似乎哀求着自己的侍女,自己想要追求自己的幸福,不想一辈子做那样的木偶,真的不想。

    小玲看着小姐的脸色,知道差不多已经陷进去了,想要再拉出来,真的难了,可是也不想看到小姐受难啊,心中很是挣扎,但最后还是抵不过小姐的哀求,只能点头应声了。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走,我们回府,打扮一下,然后去找会元公。”美女很是兴奋。

    回到了家中,杨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玲只能来得及大致说了一下,这一下连杨老都是脸色大变了,这可是犯天条的事情,可是自己拦不下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毫无办法,要知道这等事情天地间的神仙谁不知道的,难道又要步上老路了,真的是令人心痛啊。

    马郎回到客栈之后,掌柜更是免了他的一切房租,只求留下墨宝就可以了,在多方哀求之下,无可奈何,只能答应了,掌柜的欣喜的拿过墨宝,然后将已经付出的房租,全部退了回来,包括秦光在内的五人,明显是沾了他的光,这可是会元公的墨宝,要是以后中了状元。

    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一旦成了,那么马上就会价值高涨,就算是不卖,留下来也算是一个雅致之物,毕竟状元不是年年都是自家省里的,说不定多次都不见呢,现在趁这个时候留下一副,将来谁知道会成为什么,眼光还是需要的,才能做到最好的,附加未来。

    “会元公,这是杨家小姐送来了,希望你能去赴宴,可是咱们城中有名的大美女,会元公可要抓住机会啊,可不能错过,呵呵呵,给,就在今天晚上,呵呵呵,祝你好运。”掌柜高兴地走了,抱着墨宝很开心,这等好事可不多见啊,平常想要求一个举人的字都难啊。

    “好你个马郎,现在被哪一个美女看上了,我们可都是独单的一个人,哈哈哈,厉害。”

    马郎被说得不知所以,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脸色红的不能再红的,可见一般。

    “快去准备一下,还愣着做什么,美女邀你赴宴,怎么能放弃呢,走,快一点。”

    无法,马郎就被他们五人摆弄着,直到他们满意为止,只是让秦光等人想不通的是,他竟然还拉着老马去了,虽然很想劝阻,不过却是非常坚定,这能有些遗憾的看着了。

    “老马,你说我有那么大的魅力嘛,竟然会有女生找我,心中好紧张,真的好紧张。”其实马郎拉着老马过来,一是为了解除心中的紧张,二是为了有一个说话的伴,自然要选老马了,相互之间是那么配合,自然是有默契的很,了解的更是多了,也能出出主意。

    老马听着只是蹭了蹭他,眼中的狡黠那是不用说了,至于感觉就是如此,自然是很有魅力了,谁让你这么厉害,考中了会元公呢,要是你发出一个信息,马上会有无数的少女前来应征的,只是自己还不知道而已,算了,应该给这个小子一个好好教训,让他努力才是。

    老马也是越来越感觉时间接近了,上一次求着主人才留下来,只是现在怕是不能了,主次还是分得清的,为他找好妻子之后,也该走了,希望他一辈子平平安安,这样就好。

    很快就来到了杨府,老马马上就是一阵意动,抬头一看,原来如此,看来是命中有此一劫啊,算了,怎么说自己也是在他家里呆了那么多年,怎么也要帮上一点忙的。

    马郎拿出请帖递给了看门人,看门人一看,马上就恭敬的说道:“会元公,里面请,小姐已经准备好了,希望你今晚快乐,请请请,对了这匹马,我们会照顾的。”

    马郎只能应声,让他们照顾老马,自己进入了杨府之中,自然有人为他带路了。

    很快就到了大厅,看到一位老人家迎出来了,马上就恭敬的说道:“老人家,你好。”

    “好好好,好一个俊朗的小哥,请,咱们闺女可真的有福嘛,竟然招到这么好的如意郎君,请。”杨老尽管心中无奈,可是对于小姐的心思,哪里还不知道嘛,没办法阻止啊。

    “啊,原来是小姐的父母,在下失礼,失礼,还请见谅见谅。”马郎马上就行礼致歉。

    杨老摆了摆手:“无妨无妨,走吧,这个丫头真实的,不给你说她的名字,算了,让她自己去说好了,走,宴会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了,闺女啊,你看谁来了,哈哈哈。”

    马上就有人眼神一亮,看向门外之人,看到马郎时,更是脸色红晕无比,不过还是落落大方的说道:“小女子九彩见过会元公,请坐,请坐,不用客气,这是为您准备的,你看?”

    马郎立刻回应道:“九小姐,不用客气,小生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用不着如此。”

    “怎么会呢,您可是会元公,怎么算是小人物,而且还是朝廷的男爵,这可是爵爷啊。”九彩很是炫耀般的说着,好像这就是自己的一样,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本事,了不得啊。

    马郎被说得不好意思了,还好杨老知道怎么做,急忙说道:“坐坐坐,闺女,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多不好意思嘛,来,做,今天可是高兴地曰子,不要那么扫兴,呵呵呵,坐坐坐。”杨老很是高兴地介绍着,然后让他们各自饮酒作乐,相互谈心等等。

    马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被说得晕乎乎的,最后连酒都是喝了不少,头昏眼花了,赶紧的说道:“时辰不早了,小生实在是不胜酒力,小姐见谅,见谅,小生告…”

    本想要说告辞的,可是九彩马上就打断道:“时间尚早嘛,会元公酒量非常,来,再饮一杯,小女子想要多聊一会儿,会元公就让小女子如了愿吧,好不好,会元公。”

    马郎现在说话都是有些不利索了,被转的晕乎乎的,最后更是被灌了不少的酒,这一下是站都站不起来,年少气盛就是最好的表现,一下子是要出丑了。手中的杯子拿不住了,‘碰’的一下掉落在地,人也是晕乎乎的要到了,好在有人及时扶住,只是不知是谁来着。

    “小姐,你真要嘛?”小玲和杨老都是一脸苦涩的问道,这真的是很糟糕。

    “幸福是自己去争取的,马郎这样好的人,我定要抓住,就算是他们知道又怎么样,也不敢那人族怎么样的,放心了,马郎不会有事的,所有我都会承担下来。”九彩很是坚定地说道,看到怀中的俊朗,让她一阵迷醉,现在只有他才是自己的唯一,情来了谁也挡不住。

    看着小姐带着马郎走进了后房,两人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只能说命中由此一劫啊。

    正当两人不知所以的时候,屋外飘来了一件东西,缓缓地落到他们面前,一下子惊惧了。

    “尔等不用紧张,这是给你马郎和他夫人的,既然他命中有此一劫,吾也不会让太过于痛苦,等他们明天醒来,将这个交给他们,记住,只要在危险的情况下才能拿出来,即使那时候天庭来人了,也不用在意,他们要是敢动,只能是找死,就算是玉帝也不过是小家伙而已,哼哼哼,好了,吾就要走了,这么多年也是很不舍,希望他好好过曰子吧,走了。”

    刹那间两人眼前的空间出现一匹闪亮无比的天马,踏着星耀缓缓地离开,瞬间消失不见了,遥远的化做一点光芒,只当做是命中的过客,确实让他们震惊无比,这是什么?

    “杨老,你认识这样的马嘛,虽然很像是天庭的天马,但是明显没有这种气势,可是想不出了,哪里还有这样的天马,好神奇,而且这天马和谁有关系啊,好奇怪?”

    “老爷,老爷不好了,刚才会元公的马突然之间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了,现在怎么办啊?”一个下人吓得惊魂失魄的样子闯了进来,脸色很是不好看,自然是紧张的作祟。

    杨老和小玲一听,顿时心中一震,难道这个会元公还是有什么来历的,不然怎么会有如此的神异的事情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