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洪荒圣主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严谨的作风

第六百九十九章 严谨的作风

马郎听着村长爷爷的话,一句句的记下,将它们记在心中,时刻不敢忘。

“哎,要不是你那个嫂子,现在一家人多快乐啊,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你哥哥也是的。”村长很是无奈,虽然知道说着不好,可是实在是让人气愤,尤其是现在马郎身份变了,更是没有办法出来说三道四,整个会被大伙骂得要死,哪里敢出来丢人现眼,只能红着眼。

“村长爷爷,你说的我知道,也不会再去想这些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还是我。”马郎直接的说道,现在有一条路等着他,自然不用去在乎这些事情,记得太多,会让自己都以为记仇心理呢,还算了,过去就让它过去吧,不过想要接受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如同路人。

村长听着即安慰又无奈,这是他们自找的事情,怪不了谁的,谁能知道未来呢。

“好吧,你有这么豁达的心就好了,开开心心的过生活,将来谁能乱说话呢。”感叹一句后,就起身告辞了,今晚也是够晚了,该休息了,明天还有不少事情要去做呢。

马郎急忙亲自送客,看着都离开了,才回到家中,看着老马,心中无限的感动,只有它陪伴着自己,不离不弃,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懂自己的意思,但还激动地抱着马头说道:“谢谢你老马,都是因为你陪在我身边,才能让我快乐活下来,谢谢你,我的好伙伴。”

老马拱了拱他,然后叫一声,让马郎很高兴,知道是晚了,该休息了。

“恩,你也早点休息,明天再去吃青草。”马郎摸了摸马头,然后才离开马棚回去休息。

“小家伙,要努力啊。”老马看着他离开了,才嘀咕一声,随后就躺在甘草中休息了。

时间过的很快,马郎就牵着老马离开了村子,村民们自发的相送,直到看不到为止。

感受着村民们的热情,他也是心中兴奋和感激,一定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来到天马县中,拜访了李院长和王老师后,在他们的一再叮嘱之下,雇了一辆马车,前往天火城,两人也是很看好他,将来一定能功成名就,将他们的小县城都能名扬起来。

老马牵在马车后,马夫看了也不多说,在知道他的身份后,更是拘谨的很,毕竟是一位爵爷,即使再怎么年轻也是受到朝廷保护的,可不能乱来,再说了费用还是不低的,谁不愿意接这样的单子,安全上可是有一定的保证,除非是遇上不要命的主,就算是军队都要敬重。

“老人家,慢一点好了,我们不着急,只要不露宿在外就好,其他的你掌控好了。”马郎也仅说这么一句而已,其实也是照顾老马,也不知道成不成,心中很是担心。

好在老马并不是那么没用,还是坚持下来了,让他放心了不少,但还是嘱咐着。

马夫听着,也没有在意,但是能够对老马都这样好的人,真的是少见,心中更是敬重了,要知道他们做马车生意的,对于马匹是爱护的很,每一天都是照顾的稳稳当当的,因为不仅仅是他们吃饭的家伙,更是他们最重要的伙伴,即使老了,也不想丢弃,心连心着呢。

一路上倒是很清闲,马郎就在车中读书,是不是的体会一下,感受一下不同之处,然后再自我探讨一番,逐渐的将理解深入细致,才能更多的知道其中的道理,不至于不知所以然。

平平安安的抵达到了天火城,找到郡学院后,就将剩下的车钱付清,牵着老马去报到。

“请问报道在哪里?”马郎找到了看门人,因为不知道才问嘛。

看门人看着小孩子,还牵着一匹老马,只是手中拿着的东西,确实是报名用的,心中马上一凛,记得上头好像说过这一次会有一个年纪很小的人来报名,难道是他?

很快就恭敬地接过报名帖看过后,马上心中凛然,果然,还真的是解元公来着,尤其现在还有一个爵位在身,更加显得恭敬起来了,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这可是大人物啊。

“小的马上就带你去,解元公请。”看门人恭敬的将报名帖还给了他,然后亲自带路,另外一人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听着明明白白,暗恼自己怎么不聪明一点呢。

很快就来到了报名处,报名处的老师看到他递过来的报名帖,一看之下,马上就惊疑了一声,随后同时恭敬地说道:“原来是解元公大驾,这是你的房间号,他会带你去的。”

马郎已经有些抗力了,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同了,他们也会用不同的待遇招待,不过他还是说道:“谢谢老师,不知这个学费?”

“哦,不用,不用,前三名是不用交的,还有学院给予的津贴呢,所以不用紧张。”报名的老师一听,马上就笑着解释了一下,这样的人,还用交钱嘛,学院都会倒贴都行啊。

马郎听后点点头,也不再多言,身后的看门人飞快的拿过仆从递过来的东西,一看原来是被褥等等用品,看来还是什么都用的齐全,也好再多说了什么了。

随着看门人的带路,很快就知道自己房间,还是清静优雅的房间,或许知道他的事情,还特意做一个马棚,老马就被放在里面,高兴地朝着它笑了笑,真好,这样就不用担心老马的生活了,和以前一样,多舒服嘛,待遇自然是好上不少,怎么说说也是一个举人加爵爷呢。

“解元公,这里是你住的地方,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向刚才的老师请教就可以了。”

“谢谢,谢谢,我知道了,这是给你的。”马郎也学会一些知识,怎么说也是帮上忙了,虽然只是几钱银子,但是自己也不是很多钱,拿出来也是挺不好意思的。

倒是看门人不觉得什么,因为对于这个解元公的事情,还真的是知道的彻底,毕竟这样的人物不熟悉还怎么混啊,身世也是够可怜的,最后能凭自己的努力成就现在的名声和地位,真的是不容易,虽然现在只是这么一点点打赏而已,将来怕是不仅仅这么一点点了。

看门人微笑的收起了银子,没有拒绝,知道他们读书人的姓格,不想光受恩不图报的。

等到看门人离开后,马郎就开始打量起自己的房间,心中马上喜欢上了,自己开始整理起来,今后几年都要在这里学习了,除非能够得到院长的认同,才能离开,要么自己去求学,要么就是历练俗世,需要掌握的事情,还不少,何况他才这么一点年纪而已,还年轻呢。

周边的学生还没有来,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到,倒是有些清静,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随着时间的过去,学生们总算报道了,尤其是在他附近的几间房间的学员,都是听闻他的事情,自然也有不服的,但是在比过不少的能力之后,一个个是甘拜下风,谁也不知道这么小的年纪怎么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等到几年之后,再次会试,那会是怎么样的事情呢。

只是由于他年纪比较小,需要十六岁后才能参加考试,所以要四年后才能赶上科考。倒不是鄙视,而是朝廷的规矩,不管是那一阶层的学生,都要符合成年人的标准,那就是十六岁算是成年,明年就是一次科考,那是赶不上了,只能再等三年,也就是十七岁的时候参加。

这是一个硬姓规定,谁也不能更改的事情,朝廷统一的会试时间,只有岁试和乡试可以省州因时制宜外,会试及其之上都是需要按照朝廷的规矩来的,,其实也算是下方了很大的自主权,让他们考出人才来,到时候朝廷统一的考试,以此招出真正的人才,为朝廷所用。

但是如果认为岁试和乡试虽然*纵就可以,那就但错特错了,朝廷虽然给了这种权利,但是监督是需要的,一旦哪里出了问题,不仅是一郡之首的问题,更是省州的问题,牵连很广的,更没有姑息过,每一次都是一次大清查,所以管理的很严,想要偷偷摸摸就要承受自己的责任,不仅会身败名裂,更是会极刑加身,可见非常的严谨,对于此从没有懈怠。

可见大唐国为什么这么兴旺,就是因为严谨的作风,让下面的官员不敢过于贪图享乐,时刻要警惕着头上的利剑,是不是会刺下了,那就是大问题了,所以必须要警惕自己的所为,保证自己的清洁作风,那么自然是能保证底层考试的公正姓了,尤其对于乡试还是很在意的。

好比马郎得到解元公的头名后,朝廷立马就是得到了回应,可见控制力异常的厉害,不然的话,岂会如此之快,更加说不定的就是别人,还不会是他这个卑微的马童出生的人了,由此可见大唐国对于此的谨慎以及控制力就能知道一些,窥一斑而知全豹了,厉害着呢。